燕雀

配合主人公的独白
更新时间:2019-11-04 11:31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但他并不是厌恶女儿,后来的即兴表演,父亲一直默默地躲在角落,当他目睹女儿的失败之后,他再一次崩溃,回家怪罪自己的亡妻,对着遗像说——都是你的错——他怪妻子让女儿陷入了被人嘲笑的境地,说着说着就失控了,用头去撞墙,瘫倒在地。然后女儿回家,问道,爸爸你怎么了?父亲起身回答说,我一定是睡着了。

  看似了无希望的生活被一场中奖点燃了星星之火,男主因参加电台节目而获得了猫头鹰队季后赛的VIP双人套票,这无疑成为他们黯淡生活中的高光时刻。于是两人盛装出席,结果到现场之后才发现,这不过一个设计好的圈套,男主因为旧案被逮捕,女主只得孤独离场。

  比如我,有时候看到什么“某某网文写手出售某某IP轻松赚取千万版税 ”的新闻,在心理也会萌生挫败感和焦虑感——为什么我不行?老子文笔天下第一,怎可使竖子成名?甚至有的时候会像模像样的拿出纸笔,发誓要写出惊天奇文赚取千万稿酬,但最终结果就是“三天过后白纸一张”,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所以说,这个故事的代入感非常强,看见哈罗德搞园雕,就会想起自己,而可能每个中年人都会有这样的瞬间。

  原版之所以采用第五篇故事的标题来作为整本书的书名,是因为这篇是六篇故事中最为精彩的一篇。克里斯·韦尔曾评价这篇故事——“这是该系列中最好的故事,甚至在有史以来所有以漫画媒介来创作的短篇小说类作品中,这篇都可能是最好的。”

  在最开始的几格中,配合主人公的独白,阿德里安向我们展示了他走进酒店的一系列场景,插卡、开门、开灯、拉帘,然后他枯坐在床前,孤独地看向窗外,拉杆箱立在一旁,还没有来得及收拾整理,他的孤独感便跃然之上,虽然我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还是能感到他的那份孤寂,而这份孤寂正是解读这篇故事的关键钥匙。

  还有一点至关重要,那就是他们都是存在轻微瑕疵的个体,都是无业游民,男主角是道德虚无主义者,靠贩卖为生,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他的信条是“最好别被登记在政府档案里”,而女主角则被开除、深陷酗酒恶习,而且她认同男主的道德理论,所以严格来讲,他们在道德观上都存在瑕疵。

  但这种幻想并没有持续太久,下飞机后大阪教授重新变为一个陌生人,主人公回到现实直面情感危机,孩子的真正父亲前来接机,但主人公和他有着明显的隔阂,在描写孩子奔向父亲的情节时,主人公的笔调充满哀怨和愤恨——“我独自站在那里,希望自己变得透明,就地蒸发。”

  再来说父女,其实父亲并不是不支持、不在意女儿,他的出发点只是要保护女儿,保护她不受嘲笑、保护她不丢人现眼,只是方式上太过直接。在女儿在结业表演的时候大获成功,父亲也是引以为傲的,只是在得知段子是抄来的之后才会气急败坏,因为他认为这样的成功是不足以带给女儿实质性的成长的,这是一种严酷的爱。

  返回旅馆之后,他将钥匙扔进了垃圾箱。但第二天他又将钥匙捡了出来,然后搭乘公交去了之前居住的地方,接下来的一周,他一直在留意观察这座房子的新租户的生活,记录他们的起居时间,终于趁主人外出时,用钥匙打开这所已不再属于他的房子的大门,“闯”了进去。

  而最能体现这种孤独的,是故事的结尾。两人搭乘公交车去观看球赛,而最终当他们到达现场后,却发现整场活动都是一个局,政府定向邀约了很多有案底的人——“你们都是不交赡养费或者育儿费的逃犯,各个铁证如山。”随后男主被捕,女主孤独地留在现场。在来的时候,男主带了一个加油用的大手套,在故事的最后,女主徘徊了很久,最终只好捡起了这只手套,孤独地离开。

  六年之后,当哈罗德变为了40岁,当他开始谢顶发福、当他的妻子开始抱怨、当他的孩子开始懂事、当他的账单接踵而至、当他的生活没有一丝改善,他终于开始动摇、开始质疑——到底是梦想重要还是生活重要?是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哪怕不被生活包容,还是回归平凡无趣的日常生活?对于中年人而言,这道题没有选择。

  先来简单了解一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姜轲:总有些花开会让人想起点什么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岩雀的大招怎么放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