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雀

“于”字省略
更新时间:2019-10-14 01:43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陈胜是阳城人,字涉。吴广是阳夏人,字叔。陈涉年轻的时候,曾经跟别人一道被雇佣耕地,陈涉停止耕作到田边高地休息,因失望而叹恨了很久,说:“如果有一天富贵了,不要彼此忘记。”同伴们笑着回答说:“你做雇工为人家耕地,哪里谈得上富贵呢?”陈涉长叹一声说:“唉,燕雀怎么知道鸿鹄的凌云志向呢!”

  吴广素爱人,士卒多为用者。将尉醉,广故数言欲亡,忿恚尉,令辱之,以激怒其众。尉果笞广。尉剑挺,广起,夺而杀尉。陈胜佐之,并杀两尉。召令徒属曰:“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当斩。借第令毋斩,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徒属皆曰:“敬受命。”乃诈称公子扶苏项燕,从民欲也。袒右,称大楚。为坛而盟,祭以尉首。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都尉。攻大泽乡,收而攻蕲。蕲下,乃令符离人葛婴将兵徇蕲以东。攻铚、酂、苦、柘、谯,皆下之。行收兵,比至陈,车六七百乘,骑千余,卒数万人。攻陈,陈守令皆不在独守丞与战谯门中,弗胜,守丞死,乃入据陈。数日,号令召三老、豪杰与皆来会计事。三老、豪杰皆曰:“将军身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陈胜乃立为王,号为张楚。当此时,诸郡县苦秦吏者,皆刑其长吏,杀之以应陈涉。

  二世元年七月,发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胜曰:“天下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今或闻无罪,二世杀之。百姓多闻其贤,未知其死也。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之。或以为死,或以为亡。今诚以吾众诈自称公子扶苏、项燕,为天下唱,宜多应者。”吴广以为然。乃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陈胜、吴广喜,念鬼,曰:“此教我先威众耳。”乃丹书帛曰:“陈胜王”,置人所罾鱼腹中。卒买鱼烹食,得鱼腹中书,固以怪之矣。又间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曰:“大楚兴,陈胜王!”卒皆夜惊恐。旦日,卒中往往语,皆指目陈胜。

  [57]藉第令毋斩:即使仅能免于斩刑。藉,第,令,都是“即使、假若”的意思。

  [74]守令皆不在:郡守、县令都不在。秦时,陈县属于砀(dàng)郡,是郡府、县府的所在地,所以有守有令。

  [66]收而功蕲(qí):收集大泽乡的军队,攻打蕲县。蕲,在安徽宿州南。

  [39]置人所罾鱼腹中:放在别人所捕的鱼的肚子里。罾,鱼网,这里作动词,就是用网捕。

  [59]王侯将相宁(nìng)有种乎:王侯将相难道有天生的贵种吗?宁,难道。

  [1]节选自《史记·陈涉世家》。公元前209年,以陈胜吴广为首的戍座卒九百人的大泽乡(在安徽宿州西南)举行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节选的这一部分记叙了这次起义的原因、经过和起义军的浩大声势。司马迁(约前145—?),字子长,西汉夏阳(陕西韩城南)人,史学家、文学家。他用毕生精力著成了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全书一百三十篇。后人把这部书称为《史记》。世家,《史记》传记的一种,主要记诸侯之事。陈胜首事反秦,功大,故入“世家”。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出自西汉司马迁编著的《史记·陈涉世家》,陈胜叹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意思是燕雀怎么知道鸿鹄的志向呢!比喻平凡的人哪里知道英雄人物的志向。

  [82]号为张楚:对外宣称要张大楚国,即复兴楚国之意。号,宣称。一说定国号为“张楚”。

  秦二世残暴荒淫,各地百姓纷纷揭竿而起。其中规模最大,影响最广首推陈胜吴广起义。起义之前为人佣耕时,陈胜曾向同伴发出“苟富贵,无相忘”的感慨,但遭到众人的讥讽,于是他又喟叹:“燕雀安知鸿鹊之志哉。”说明了一个农民起义领袖的远大抱负和志向。因此,后人常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下一句是什么?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