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鸟

刘帆与李军关系密切
更新时间:2019-09-26 17:34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我会决定:

  第三,李军交易“太阳鸟”不存在明显异常。一是李军交易太阳鸟股票有合理依据,系根据李军配偶王某2的弟弟推荐以及自己对太阳鸟基本面和技术面的分析所作出。二是涉案账户交易相关股票和内幕信息形成发展进程不吻合,内幕信息形成之前已经买入,敏感期内存在反向卖出,涉案账户异常性分析未纳入由李军控制的“王某寒”账户。三是李军和刘帆的联络、接触时间与交易时间不吻合。

  第一,刘帆与李军关系密切。一是刘帆母亲李某2直接证实刘帆与李军、王某2关系亲密。二是刘帆于2001年至2008年在成都上学期间,李军、王某2与刘帆常见面并偶尔资助刘帆上学。三是刘帆就升学和就业问题曾咨询李军意见,李军则给予其建议,刘帆在感情上对李军存在较高程度的信赖。四是李某2和李军之间感情深厚,李军在上大学期间,李某2曾拿出部分工资供李军上学,李军毕业后,常回去看望李某2。五是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李某2和刘帆在深圳共同居住。六是李军、王某2和刘帆共同在一个名为“一屋子人”的微信群里,常通过该群沟通交流。综上,足以认定刘帆与李军关系密切。

  9月19日至23日,王某1、刘帆、李某1再次前往成都对成都亚光开展外围调查。

  7月18日,王某1(华泰瑞联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太阳鸟当时第二大股东江苏华泰瑞联并购基金(有限合伙)代表,负责跟进太阳鸟项目)知悉成都亚光股权将要公开转让,将该信息发送给太阳鸟董事长李某先。李某先让王某1收集成都亚光基本情况及股权竞卖的相关信息。

  中国证监会现有证据能够形成完整证据链,证明刘帆向李军泄露内幕信息,同时李军没有提出交易“太阳鸟”的合理理由和其他信息来源,据此认定刘帆向李军泄露内幕信息,李军利用该信息交易相关股票,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8月31日,李某先、王某1、刘帆拜访北京浩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浩蓝),探讨太阳鸟与军工资产合作可行性,了解成都亚光基本情况。当晚,李某先初步决定参加竞拍成都亚光股权。

  上述当事人应自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将罚没款汇交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财政汇缴专户),开户银行:中信银行北京分行营业部,账号:0162,由该行直接上缴国库,并将注有当事人名称的付款凭证复印件送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稽查局备案。当事人如果对本处罚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2017年2月15日,太阳鸟公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股票当日复牌。

  账户资金来源:“李军”证券账户买入“太阳鸟”的资金来源于卖出其他股票所得资金,即2016年9月12日,分5笔卖出“海虹控股”51,600股,成交金额2,493,767.00元。

  第二,内幕信息公开前,李军和刘帆存在见面条件且刘帆母亲所使用电话和李军存在通话,相关交易和该通线日刘帆考察完当晚,与其同住的李某2与李军通线日,“李军”证券账户卖出其他股票,重仓买入“太阳鸟”。同日,王某2向“李某祺”三方存管账户转入12万元,买入“太阳鸟”。

  交易“太阳鸟”情况:2016年9月12日,李某祺在李军的推荐下,使用本人手机分2笔委托下单买入“太阳鸟”,成交数量8,200股,成交金额131,082.00元。2016年9月21日,李某祺使用本人手机委托下单买入“太阳鸟”,成交数量100股,成交金额1,598.00元;同日,李军使用本人手机分3笔委托下单买入“太阳鸟”,成交数量19,300股,成交金额305,651.00元。2016年9月27日,李军使用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