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鸟

为了让皮格特能好好疗养
更新时间:2019-09-27 20:06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一、引言加拿大著名女作家玛格丽特劳伦斯一生致力于探求女性 的存在意义及自我价值, 并以此来挑战以男性视角为中心的文学 传统。其作品《潜鸟》写于1970 年,时值加拿大提倡多元文化 政策的前夕,自小说问世以来,许多学者对其所体现的后殖民主 义思想进行了相关研究,首先,从后殖民女性主义视角出发,张 晔(2003:98)从女性失语状态的角度,探讨了白人主流文化 冲击下身处边缘的印第安这一、少数族裔的边缘生存状 态问题。此外,李毅峰(2009:68)和绳立平(2012:62)也 分别对皮盖蒂的边缘生存状态进行了叙写,揭露了白人社会对土 著少数民族的歧视和压迫以及土著民族内部女性的悲惨命运。其 次,立足于后殖民生态女性主义,蔡奂(2008:131)指出《潜 鸟》反映了人与自然以及人与人之间统治与征服的生态伦理危机, 批判了危机背后的强权意识形态。同时,文珊(2011:60)通 过对皮格特边缘生存境况、林中潜水鸟消亡遭遇以及两者间隐喻 关系的分析,揭示了工业化文明给自然和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以 及父权制文化及其二元论思维模式对有色人种、女性和自然的无 情摧残。最后,就后殖民身份的认同归属而言,周幼华(2009: 61)指出:少数民族如何以正确的态度融入主流文化之中,主流 文化又如何以更宽容的姿态容纳不同的文化等问题都值得读者 深深的思考。宁娟琴(2009:223)也强调到劳伦斯以潜水鸟作 为以皮格特为代表的梅蒂斯人的象征,从深层次上表达了边缘人 在一种潜在的文化冲突中,对一种稳定的自我感和文化归属的深 层诉求。 综上所述,许多学者已经论及此部小说中后殖民主义思想的 体现。然而,无论是对后殖民女性关怀,还是对后殖民生态关怀, 抑或是对后殖民身份的寻根,以上研究都未对被殖民者所处的自 我羞愧的本土文化及其对无限向往的白人文化的追寻进行全面、 具体的阐释,更未对身处两种截然对立文化下的被殖民者的身份 寻根提出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因此,本文将立足文本,从后殖 民主义视角对以上问题进行进一步的分析和阐释。 二、自我羞愧的本土文化 处于本土文化和白人文化的双重意识下,作为被“他者化” 的原住民,皮格特对于其文化身份的追寻处于游离状态,身处原 住民的文化中,她毫无归属感,相反,在边缘化的生存环境、艰 难的生存境况、他者化的形象、支离破碎的语言和种族内外的三 重压迫的纷繁桎梏下,皮格特无法寻得对自我本土文化的认同感, 其感知到的却是一种对本土文化的自我羞愧感。 “茂密的丛林深处,一间以白杨木涂以灰泥建成的四方形木 屋是皮格特一家的居所……房子周围却乱七八糟地堆放着木板包 装箱、晒翘了的木材……锈迹斑斑的洋铁罐”(万莹华,1990: 384)。 一幅原始、破败的印第安人居所图映入眼帘,尽显了被“他 者化”的原住民边缘化的生存环境。而与之不同的则是原始森林 外的白人现代世界:“砖砌房屋”,“纳什”轿车,“湖边别墅”, “宾馆”、“舞厅”(395)。面对“步步紧逼”的欧洲现代文明 的入侵,原住民平静、原始的生活状态被打破(395)。 “寻根”的“潜鸟” ——《潜鸟》的后殖民主义解读 范秋月(云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云南 昆明 650500) 【摘要】在加拿大女作家玛格丽特劳伦斯的《潜鸟》中,作为被“他者化”的被殖民者,以皮格特为代表的梅蒂斯人处于本土 文化及白人文化的交叉地带。小说通过对皮格特边缘生存状态的叙写,揭示出以皮格特为代表的在对两种文化都无所适从的 状态下自我身份寻根的失败,进而指出在一个多元文化杂糅的世界里,试图寻求单一民族身份是注定要失败的。 【关键词】本土文化;白人文化;自我身份;寻根;杂糅 随之而来的是其进一步边缘化的生存环境:土地受尽剥离, 居民生活紧迫,生存隐患无处不在。“他们的生计全靠外出打零 工或是在加拿大太平洋铁路上当养路工来维持”(385)。甚至是 小孩子,也得想办法赚钱补贴家用:“夏天,坦纳瑞家的一个小 男孩儿会提一桶碰得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突然受到惊吓时可以跃离水面起飞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之所以有这么多绰号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